国际军事

灯不拨不亮 理不辩不明

灯不拨不亮 理不辩不明

——“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研究成果新书发布暨研讨会侧记

光明日报记者 李曾骙

  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与五洲传播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研究成果新书发布暨研讨会今日在京举行。会上发布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与英国帕斯国际出版公司即将合作出版的《美国对华若干认知误区清源》《莫名恐惧》《40年回眸与前瞻:中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以及由五洲传播出版社与美国圣智学习出版集团合作出版的《中国十问》等四部专著。

灯不拨不亮 理不辩不明

图为活动现场。李曾骙摄/光明图片

  与会嘉宾一致认为,美国政府采取单边主义措施,挑起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特别是今年美方一再抛弃双方达成的合作共识,出尔反尔,毫无信用,编造了一套歪曲中美经贸关系真相乃至中国和平发展进程的错误逻辑。在此背景下,四部新作的发布,特别是将以英文版在海内外发布,是中国学者有效回应国际社会关切,讲好中国故事,减少疑虑误解的重要举措。

  《美国对华若干认知误区清源》作者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王灵桂用两个词描述近期美国的对外政策,一个叫“后真相”,一个叫“霸权欺凌”。他指出,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使用“霸权欺凌”手段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同时为了弥缓、掩盖自己的霸凌行径不惜使用“后真相”的伎俩诬蔑和诽谤他国。

  王灵桂说,中美第十二轮经贸高级别磋商结束后仅一天,在中美经贸关系似乎有所转圜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突然宣布自9月1日起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这严重违背其在中美两国元首大阪会晤时做出的不再对中国产品加征新关税的承诺。为了掩盖霸凌行径,美国政府竟然指责中国未能像承诺过的那样阻止向美国出售芬太尼。事实上,中国政府对芬太尼类物质实施了整类列管,美国之所以发生芬太尼泛滥危机,完全是美方自身造成的,主要在于其国内普遍存在滥用处方止痛药的传统,占世界人口总数5%的美国人消费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最终引发滥用危机。美国政府不找自己的原因,不对症下药,不去遏制滥用,而是肆意歪曲事实真相、转嫁矛盾、推卸责任,这是一种典型的“后真相”的做法,也是霸权欺凌手段淋漓尽致的一个表现。

  王灵桂对记者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小部分人卖力地煽动“中国威胁论”,营造中国损害美国利益的假象,鼓吹美国优先、美国第一,故意混淆中美关系中的关键问题。中国有一句俗话说得好,“灯不拨不亮,理不辩不明”。写作《美国对华若干认知误区清源》的目的就是努力让全世界的人认清谎言是怎么穿上真实的衣服,霸权是怎样披上良心的外衣,美国是怎样一步一步编排、诬陷中国的。

  40多年来,中美关系虽经历不少曲折,但总体上是向前发展的。过去40多年,中美两国在广泛领域的交流合作卓有成效,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与日俱增,这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产生了难以估量的价值,中美关系的战略意义和全球影响也因此日益凸显。但近一段时期以来,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美国一小部分极端反华派发表似是而非、似真似假的观点,不断推波助澜,对中美关系造成极大损害。由新华社国际部编撰的英文书《莫名恐惧》梳理和批驳了当前美国政界鹰派对中国的错误认识,以美国鹰派煽动的对华恐惧感为切入点,深入分析了这种恐惧背后的原因,指出了美方一些人对中国历史、现实和未来预期以及中美关系的误解和误读。

  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知需求不断提升。《40年回眸与前瞻:中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作者代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徐坚表示,如何告诉世界“我是什么”,是一个重要问题,甚至超越“我不是什么”这个问题,出于这种考虑,该书试图正面解答“中国从哪里来、向何处去”。

  徐坚表示,完美的世界从未存在过,中美不可能在所有问题上都意见一致,在一些问题上存在不同的立场、存在一些矛盾是很正常的,但是重要的是如何管控这些分歧和矛盾,如何在管控分歧的同时求同存异,以建设性的方式继续加强加深中美合作,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这是中国、美国以及世界最为关心的,也是意义非常重大的一个话题。

  《中国十问》作者代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王鸿刚表示,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各项改革举措,实行比以往更加奋发有为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国际社会对此高度认可,但也触动了美国决策层、战略界和舆论圈里一些人的敏感神经,特别是少数极端反华派拼命鼓噪,企图把中国刻画成国际社会中的“另类”和“威胁”,按照他们的剧本把“中国故事”往坏里讲。他们的观点东拼西凑似是而非,却很有迷惑性,引起国际社会一些不应有的误解。为正本清源,《中国十问》一书列举了各方误解比较集中的十个问题,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对其背后的错误逻辑进行批驳,将一个真实完整、守正创新的新时代中国展现在读者面前。

  他对记者说:“写作本书的目的是消除美国对中国认识的‘信息赤字’。在美国政治生态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不能让美国那些本来并不主流的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来描述新时代的中国形象,所以我们推出了《中国十问》,希望能够心平气和地、有学理色彩地提供关于‘中国为什么现在这样做’‘将来要向何处去’等一些重大问题的最基本解释。”

  在研究和写作过程中,《中国十问》的写作团队深深感受到,中国是如此重要的一个国家,“中国自己的事”其实也是“大家的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项事业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王鸿刚指出,除了针对各种歪曲、误解和忧虑而及时发出自己的声音外,新时代的中国还担当着特殊的、重要的历史使命和时代责任。中国应当以正大光明、舍我其谁之姿,针对百年变局中的各种危机和各国期待,勇于拿出“中国智慧”“中国愿景”和“中国方案”;矢志不渝地走好自己的路,应该通过开创更加先进的现代国家形态和治国理政方略,为其他后发国家发展提供榜样的力量;应当在国际舞台中央发挥应有的引领作用,通过维护现代国际秩序总体稳定和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有序变革,为全球新型合作网络的建立提供必要的动能;应当立足新时期的新现实,更加积极主动地引导塑造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框架,确保中美两国乃至所有国家和平发展与共同演进。这些既是当前中国面对百年变局应有的思想意识,也是未来30年民族复兴进程中牢牢坚持的行为准则。

  (光明日报北京8月5日电)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